此篇為台大實習生予晴在聽完基金會專員講解完長照議題後做的心得紀錄。我們希望透過與年輕學子的對談,讓他們了解長照議題與大家的未來是息息相關的。

IMG_0846 

彭婉如基金會實習生 台大法律三 鍾予晴

       我國政府一開始並沒有著手解決本國照護服務員人力缺乏的問題,對需要照護的人也沒有規畫一套完善的福利政策,政府做的是:開放雇用外籍看護。換言之,政府沒有擔起照護責任的意願,仍然將照護的責任交給各個家庭自行處理,政府所做的只是讓家庭有多一點選擇。要是家人無暇照顧老人,還可以選擇申請外籍看護,或讓老人住進公私立安養院。

 

  將照護責任推給家庭的結果就是:被認為照護是天職的女人一手挑起所有的照護事務。有許多數據顯示多數家庭照護者是女性,這些家庭照護者沒有薪資、沒有休假、沒有休息,因為被照護者隨時需要各種服務,而這樣的勞務要由誰來給付薪資呢?此外,現代社會經常將工作與有酬畫上等號,無酬的勞務則經常不被看見、不受重視。這些家庭照護者的身心狀況往往惡化的比被照護者迅速。

 

  外籍看護工的處境也不佳。除了薪資低廉外,二十四小時不眠不休的照護外加處理家事(有時甚至順便照護小孩),外籍看護簡直是個可被無盡使用的人力。也因為外籍看護實在「好用」,越來越多人呼籲政府開放申請外籍看護的限制,換言之,國民越來越依賴外籍看護當作長照服務員。於是,外籍看護的勞動權益成為一大問題,而在外籍看護人力好用又(尚稱)充沛的情況下,整個國家彷彿被麻痺了,不再去思考如何產生本國的照護勞動力,反而加倍需要外籍看護。這樣的依賴絕非良策,畢竟,外籍人士未來不見得仍能提供勞動力給台灣。

 

  根據玉萍專員的說法,韓國的長照政策並不開放申請外籍看護,而是培養該國勞動力;日本原則上使用國內勞動力,嚴格限制國外勞動力的使用。可見,長期照護可以不必依賴外籍看護。

 

  專員也認為,普遍存在於台灣人心中的孝道觀念也大大增加了長期照護的需求。台灣人多半認為孝順長輩就是讓長輩盡量不要做事,事事皆由晚輩幫忙、服侍,卻剝奪了許多身體活動的機會,長輩的身體反而會更加衰弱。如果照顧服務可以兼顧老人的活動自主和需求的話,不但可以讓長輩活得健康,也可以減少投入照顧的人力。所以,事實上有許多老人並不需要24小時的看護,但子女還是聘雇了看護來專門照護老人,造成人力上的浪費。另外一種「愚孝」的實踐則與我國健保制度、醫療技術相關,越來越多品質低落的生命被延續,而這樣的生命又需要多人的照護,台灣的照護人力極為不足,只好再多聘一些外籍看護。

 

  台灣的長照政策複雜而不完善。當初開放外籍看護申請實在是個極差的決策,如今要收回這個決策將十分困難。然而,在有外籍看護這群人力後,我們不會再去思考我國照護勞動力的創造,在缺乏國內勞動力的情形下,勢必更加依賴外籍看護,最終形成一惡性循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的頭像
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彭婉如文教基金會的部落格

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